海岸線文學網 > 其他小說 > 權色仕途 > 第4252章 就這2么定
    權色仕途 - 第425章 就這么定

    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在文斌臉上,這個會雖然開得有些充滿火藥味,但看得出,都給了文斌這個常委很大的面子,大家有意見,都表述得很委婉,要是擱在以前,早就硝煙彌漫了。文斌知道自己現在的分量,以前自己只有跟著表態的份,那是因為自己不想過于的去操心,再說楊冠江背景很深,自己也不想跟他鬧別扭,現在不一樣了,自己必須負起班長的責任,要樹立自己在班子中的絕對權威。

    文斌掃視了大家一眼,表情很溫和,是啊,自己不用做作的去擺姿態,權威是絕對的。這種時候,沒必要去裝嚴肅,怎么說怎么好使,絕對沒有人敢說半個不字。

    “看來,大家還是難以統一意見啊,楊鎮長的這個人選建議,我看大致是可行的,現在的焦點在煙葉套購組由誰來當這個組長,這可不是一件輕松活,困難多多,但是,我們作為班子領導,應該是知難而上,不是拈輕怕重。侯主席說的也有道理,煙葉質量的好壞,大家都懂,這個不能成為一個擔任組長的理由。擔任這個組長,要從責任的角度來考慮,困難嘛,是考驗一個干部的試金石,沒有困難,哪能錘煉我們的干部。我也有個提議,這個烤煙套購組力量要強化,設一個組長,三個副組長,組長負領導責任,副組長負具體責任,一個副組長帶領一部分人,到不同的地區去套購,這樣才能確保數量上的絕對優勢。大家討論一下,誰來當這個組長,誰來當副組長。”文斌說完,又望著大家。文斌的意思很明了,這個工作誰要是干了出色,下步就是提拔的對象。

    大家面面相覷,但又都不好毛遂自薦,這個工作是雙刃劍,干好了好,干不好就會死得很難看。不表現吧,又在文斌的眼皮底下,害怕給他留下不好的印象,表現吧,確實很棘手。見大家仍然不開口,文斌笑了,笑這些人太沒勇氣了。見大家都不講,文斌只好圓自己的話。

    “好吧,既然大家都不說,那我直接提出我個人的看法了:這個組長還是由楊鎮長來擔任,侯玉林主席、于國華副鎮長、紀委書記陳宇分別來擔任副組長,武裝部長章勇跟于國華換一下,去催繳組當組長,其他班子成員,負責抓好各自的分管工作,同時也協助其他班子成員管好他們的分管工作。大家有啥不同意見,都說說。”

    文斌講完,侯玉林心底有些毛焦火亂,他真不想趟這渾水,他只想坐看云卷云舒,想想辦法,出出點子,工作干出成績了,顯耀一下,干出問題了,檢討一下,說幾句“早知道”“應該如此”等無關痛癢的話,當當事后諸葛亮。你文斌為什么就不放過我呢,說句實在話,我侯玉林現在已經是正科級了,你文斌也沒能耐把我提升至副處級,我沒必要冒著風險去表現給你看。

    “我還是有點意見,我呢,就不要把我安排在煙葉套購組了,我跟各片區的煙農村干部比較熟悉,知根知底,我還是調來煙葉催繳組合適一些。”侯玉林說完,望著文斌,他真希望文斌作一下調整。

    文斌沒有順著侯玉林的話說,他故意避開侯玉林的目光,來回盯著陳宇和于國華,說道:“陳書記,于副鎮長,你們兩個是啥意見?”

    “我沒啥意見。”于國華說。

    “這段時間,正在著手處理幾個人的案子……”陳宇剛說,楊冠江“嗯”了一聲,陳宇會意,就再沒說下去了,而是話鋒一轉,補充道:當然,這也沒什么,只是林聰副書記要多辛苦了。”

    “這很好,工作嘛,就應該有個輕重緩急。楊鎮長,你來當這個組長,沒問題吧?”文斌話題轉移到楊冠江身上。

    “沒問題,這樣安排很恰當。”楊冠江說,也表明了支持文斌的決定。

    “既然你們三個都沒意見,就定了,現在侯主席有意見,大家都來討論一下,誰來當這個副組長合適,侯主席,你先說說吧。”

    “我建議由章勇部長來當這個副組長,我去催繳組去,也好發揮我的優勢。”

    “這不行,不行,我是個色盲,煙葉是金黃,還是桔黃,是上部葉還是中部葉,我都搞不清,你讓我去套購煙葉,人家拿次等煙當上等煙賣給我都不知道,會壞了大事的。”

    章勇極力反對,侯玉林沒轍了,又提議由專職副書記趙山海來當,趙山海也是極力反對,后又提了高嫻副鎮長,楊雄副鎮長,都遭到他們的反對。其實,也不是他們真不敢當這個副組長,主要是他們懂得,要維護文斌的絕對權威,文斌都沒點名,怎么能聽侯玉林的。

    事情亂了幾分鐘,侯玉林自討沒趣,他沒有權利直接安排,遭到大家的反對也是意料之中的,權力,有時表現的不是物質,而是一種個人意志的實現,這種實現是快樂的。侯玉林的意志沒有實現,他怎么會快樂,只有偃旗息鼓,耷拉著腦袋。

    最后,還是文斌定奪:“侯主席,你就擔起這個責任了吧,也算是為我分擔分擔,大家在外面套購煙葉,雖然說有自主權,將在外君命有所不授,但楊鎮長是組長,還是第一責任人,你們三個副組長要多請示匯報。下面,把人分一下。”

    之后,大家討論了干部職工的分組,幾乎是傾巢出動,都投入到了烤煙搶購工作中。散會后,已是10點多,大家各走各的,于國華送楊冠江回家。一路上,兩人談了很多。

    “侯玉林想耍滑頭,還好文斌堅持,要不到最后他又要出啥餿主意。”于國華說。

    “這咋說呢,應該是小滑頭遇上大滑頭吧,你有沒有注意聽,文斌說的話,這個方案本來是商量好的,他說有瑕疵,還說他是黨委書記,我這個鎮長提出來了,他只好委曲求全,說的好聽,話中藏著玄機啊。”

    “我當然聽得出來,這還不算,他讓你來當這個組長,用意就很明顯,他說這是政府的經濟工作,真干出成績,他還會這么說,我不相信。”

    “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沒辦法,我現在又背著個處分,要是再出點差錯,政治生命算是徹底結束了。”

    “他明明知道陳宇正在查幾個站所長和村民委干部,還要把陳宇扯進來,其實,完全沒這個必要,隨便安個副職就可以,他這是存心不想讓你把懲治**一抓到底。”

    “抓**得罪領導干部,這點他很清楚,你看我們查了一個國土所長,得罪了童副縣長,鬼知道再查幾個站長,會得罪誰,他現在進了常委,更需要站隊,他是不想得罪人的。再說,他把陳宇、侯玉林、還有你拉進來,用意很深啊。”

    “啥用意?”

    “你想,套購煙葉是違法亂紀的事情,侯玉林是人大主席,職責是監督政府工作,陳宇是紀委書記,職責是監督領導干部違紀違法,你是烤煙分管領導,煙草專賣政策你是懂的,你們三個是明知故犯,要是真出問題,罪加一等,他這是讓你們無路可退啊。當然,我是組長,你們無路可退,我就更無路可退了,只有背水一戰。”

    “還真是這樣啊。”

    楊冠江笑了笑,文斌城府深,藏而不露,自己之前的逞強好勝,原來他都是看在眼里,不說而已,往后自己得更加小心謹慎了。( 權色仕途 http://www.naivef.tw/0_589/ 移動版閱讀m.0ds8.com )
爱彩网爱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