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線文學網 > 鄉村小說 > 劍臨次元 > 第五 十七章 同類
    和那遙遠不知名之地的那名少女相同語調下,述說的卻是完全相反的話語。

    葉然撐著身子坐了起來,微微沉默。

    他清楚的記得當自己被未來的新堂愛送回來的時候,他遇到一場極為茫然的災難,這份災難,誰都不曾料到,直接將他那原本應該回歸的靈魂直接卡在半路。

    直到美海發出的這一道極細極透的赤線,這道含著晶藍色力量的細線,在美海強烈的祈求下,自身體而起,碎了一片流云,破開那片虛無,到達葉然的身邊,將葉然那正在徘徊的靈魂給接引回他的身體所處的世界。

    隨后,葉然便醒了。

    醒來,便是一個極為驚喜的小臉,這張帶著繁復的赤色紋路的小臉,皺兮兮,臟兮兮,卻無比明亮,看到葉然睜眼蘇醒的一剎那,碧藍的雙眼瞬時蘊滿淚珠,這道時常盤旋在記憶中的聲音她已經期盼了數年,一年又一年,從未忘記。

    所以她這個時候抱住葉然的脖子,將自己的頭顱埋在對方的脖頸間,絲毫沒有顧慮到旁邊的眼神,歡迎對方的歸來。

    這個時候,紗友身邊的幾個男生也想起了這個從海中狼狽而出的少年的來歷,驚呼一聲后,看到美海的動作,更是只能默默嘆氣,沉重的拍了拍自己的好友,那個即將表白,卻已經將這份戀情掐死腹中的男生。

    原本性格有些靦腆的男生,只是蒼白著臉色,看著身上紋路已經漸漸淡去,抱著葉然脖頸喜極而泣,不停的復述著‘歡迎回來’這一句話的少女,他也想起這個在數年前,在眾人的眼中,以一己之力對抗那神秘的汐鹿生守護神的少年。

    少年的容顏幾乎沒有變化,所以和記憶中一模一樣,所以極易識別。

    但讓他們此刻沉默的卻是,剛剛美海身上所發生的,極為驚異的一幕。

    當美海身上覆蓋著一層赤色紋路時,她和他們之間便產生了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疏離感,那是將她和他們隔離開一個世界的陌生感。

    她,和他們是不同的,在那一瞬間,他們便用本能認識到了這點。

    紗友望著此刻無比喜悅的少女,微微沉默后,便露出一個笑容。

    “美海,你這樣讓葉然很困擾啊。”走到兩人身邊,拍了拍美海的肩膀,紗友輕聲勸道。

    “哈!”

    被紗友這么一敲,美海才忽的驚醒,接著便羞澀的噌噌后退,拍著打**上的沙粒,撫著那因為凌亂動作而顯得極多皺褶的衣服和裙子,最后發現怎么撫也撫不平,只能囁喏著嘴唇,停下動作有些緊張的站在葉然面前。

    葉然坐在地上,對于美海突來的少女的矜持,他只是溫和的笑著,抬手,微微劍氣一觸即散,身體間也隱約傳來一股酸軟,他嘗試控制自己的身體,卻始終感覺身體有些別扭。

    他明白,這是因為他的靈魂和身體分別的時間太長所造成的后遺癥,體內的劍氣在他的操控下,開始極為迅速的修補著他的身體,作為十五劍的代價,他此刻體內的身體情況也是不容樂觀。

    看到美海,剛蘇醒時候美海身上的紋路便讓他想到,那個深陷輪回數十年的嬌小少女,那個持有圣石之種3之力的少女,那個女孩,此刻是不是正在默默等待著消亡?

    沒有經歷過輪回的人,始終不會真正的明白被困在輪回中的那份絕望。

    “謝謝,美海。”

    他搖搖晃晃的站起身子,對連忙扶住他身子的少女溫和一笑,直起身體,對一直在旁邊圍觀不出聲的鱗打了個招呼道:“好久不見了,鱗。”

    “是好久不見了啊,五年了啊!”

    鱗的話讓葉然微微一愣,然后才有些恍然,原來新堂愛將他送回來的時候,結果依然由于力量不足,使得降落點產生了偏差,不過,看著他們的如此平靜的樣子,想必虛無之影還未進攻吧。

    他此刻依然許多疑問,比如說此刻的新堂愛是如何,如果說如今的新堂愛已經陷入輪回,那么應該同樣被困在輪回中的虛無之影又應該怎么樣才能來襲擊美海?

    還有的疑問便是寄宿這2之力的美海,擁有這股力量的美海,究竟又發生了何事,才會在書寫出那等絕望的字眼。

    還有許許多多,或大或小的疑問一直纏繞著葉然。

    歸根結底,這些問題都指向一個問題:輪回,到底怎樣的東西。

    看到葉然臉色微微凝肅陷入沉默,在場的人也不禁屏住呼吸,等待著。

    “海神呢?”

    “不知道。”

    鱗的回答不出葉然的所料,如果海神存在的話,虛無之影又怎么會如此簡單的攻下這個被海神庇護的村莊。

    又或者,進攻的不單單是虛無之影這一只妖夢?

    葉然右手緊了緊,然后想起,新堂彩華送給自己的那把劍已經在十五劍的劍意下化為碎片,他轉頭望著正在緊緊看著他,生怕他再度消失不見的少女,和記憶中的那份絕望都不存在的虛無相比,此刻那張小臉雖然有點臟,但卻神采奕奕。

    他溫和一笑,輕垂眼瞼,呼出一口氣,體內的養劍訣從未停止的修復著他的身體。

    “還沒向你道謝,美海,謝謝。”

    葉然轉身,對著一直攙扶著自己的少女微微低頭,如若不是少女那一束極細的赤線,他的靈魂說不定已經消散在那片莫名的地方,雖他并不懼怕死亡,但他心愿未完,能夠活著,當然是極好的事情。

    “誒,沒,沒關系啦。”

    被道謝的少女反而有些手忙腳亂的不知所措,她此刻真真切切的感受到,葉然真的回來了。

    他的樣子和笑容和記憶中沒有任何偏差,看上去依然是一副沉默寡言的模樣。

    她能感受到,當自己遵從心底最深處的聲音做出選擇時,她和葉然之間產生了一種共鳴感,這種奇妙無比的共鳴感卻是讓她那從九歲起便攢下的一份憧憬全部化為另一種更覺奇妙的感受。

    那是什么?

    那好像是,遇到同類一般的喜悅感。

    似乎被這里的動靜所吸引,鴛大師的人也開始窸窸窣窣的朝著這邊圍聚而來,畢竟鱗的身影實在太過明顯,而且自從汐鹿生陷入沉睡之后,鱗已經五年沒有出現在陸地上過。

    一時間,猜測聲不停響起,人們開始懷疑是不是汐鹿生的人要從沉睡中醒轉。

    身體漸漸恢復力氣,也差不多能夠自如控制身體的葉然,看了下正在好奇接近的居民們,對鱗和美海說道。

    “我有很多話想對你們說,能找個安靜點的地方嗎?( 劍臨次元 http://www.naivef.tw/0_606/ 移動版閱讀m.0ds8.com )
爱彩网爱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