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線文學網 > 都市小說 > 中南海保鏢在都市:梟雄 > 乘風破浪,海域揚威浪537
    乘風破浪,海域揚威537

    黑衣女人消失之后,陳楚也未沮喪。實際上,從進這巨獸的肚子里的時候,他就有了打算。

    那艘尼泊爾號不能被巨獸毀了。毀了之后,很難再去找到不老泉。軒雅也難以存活。

    那么,就從內部瓦解吧。

    “素素,打一個洞出來。”陳楚立刻對精靈之玉里的安若素喝道。

    安若素剛才被黑衣女人迷惑,那般傷害,換成是普通神魂,早就傷了神,奄奄一息。但安若素不同,她的念頭幾乎是不死之身了,沒什么能破壞。

    所以她幾乎沒有受到什么傷害。

    不過她的念頭雖然強大,但被抹去精神印記的十枚念頭也已經不屬于她。

    安若素聽了陳楚的召喚,立刻跳了出來。她的神魂念頭里有太古魔蚊的因子存在,就連混沌鐘那種寶物都能吞噬。就更別提這巨獸的肚腹了。

    且說暗夜里,暴雨依然傾盆。

    杰夫船長等人看著巨獸撞來,他們面對巨獸,卻是無能為力。尼泊爾號那么大的身軀,想要靈活轉彎也不行,簡直就是活靶子。

    便也是在這時,巨獸發出痛苦的嘶吼,接著海面上翻涌出血浪來。鮮血跟不要錢的瀑布似的噴出來。

    同時,陳楚從巨獸的背部上沖了出來。安若素直接在巨獸的背上開了一個懂。巨獸的里面被安若素的神魂吞噬得內臟破亂,那里還能攻擊。不管巨獸是得到什么命令,還是被念頭主宰。身體上的疼痛都讓它不再朝尼泊爾號撞去。

    這個時候,安若素忽然神魂落入水中。形成一個水巨人。她伸出巨手,沖陳楚說道:“哥哥,上來。”

    這樣子還真有些像是如來佛祖讓孫悟空上去。

    陳楚也不遲疑,直接上了安若素的手。安若素便踏著波浪快速朝船上走去。

    神魂藏在海水里,因此陳楚的身體傷害不到安若素。這卻是一個好辦法。

    這一幕也是看的杰夫船長等人目瞪口呆。

    安若素帶著陳楚來到船前,直接托著陳楚飛到了十米高的甲板上。

    陳楚安穩落到甲板上,安若素便也撤去神通。那水巨人化為一灘海水潑到甲板上。而安若素則鉆進了陳楚的精靈之玉立。

    巨獸隨后沉入海底,不再出現。

    這一次的危機也就算解除了。

    凱拉忙上來問道:“陳楚,你沒事吧?”

    陳楚看了凱拉一眼,說道:“沒事。”杰夫船長等人目光相視,都有種劫后余生的感覺。

    “幽靈船果然厲害。”史蒂夫心有余悸的說道。他又道:“這次若不是有老板在,我們便也活不下去了。”

    這也很好解釋以前的船只為什么無一幸免了。這完全不是修為高不高的問題,遇到這等巨獸還有水猴的攻擊。已經不是人力能夠化解。

    陳楚想想也覺得有些后怕,這一次若不是有安若素在。自己真只怕也要糟了。

    他越來越相信氣運這個東西存在了。當初救安若素,只是答應安昕,要照顧好她這個妹妹。不曾想到了今天,卻是安若素屢次來救自己。

    軒雅站在陳楚身邊,陳楚則望向前方黑暗中的汪洋大海。

    一切都已經過去了嗎?陳楚覺得不會。那個黑衣女人充滿了詭異,只怕還是會卷土重來。

    不知道還要起什么幺蛾子。不過陳楚并不是太忌憚黑衣女人。

    他如果要殺那黑衣女人很難。但黑衣女人想殺他陳楚,也很難。這還是因為在海上。如果是在陸地上,陳楚更不會有絲毫懼怕。

    但不管怎樣,這一夜,終于還是渡過了。

    陳楚一直沒有去睡覺,而是在大廳里守護。

    上午八點的時候,風雨小了一些,海面上煙雨蒙蒙起來。

    陳楚干脆找了沙發坐下來。也不回房間休息。

    凱拉和軒雅,杰夫船長,史蒂夫等人也在旁守候。史密達,摩爾等人則去全方位監控。

    天氣預測,這場風雨持續三天。也就是說,還有兩天。兩天過后,一旦天氣晴朗,尼泊爾號就可以全速前行。

    根據幽靈船的規矩,幽靈船還沒有在天氣晴朗的時候攻擊過人。

    這一天的白天,一直都很平靜。風雨不大。

    但到了晚上的時候,暴風雨再次襲來,一陣陣龍卷風刮過來,在海面上掀起驚天巨浪。狂風怒吼,像是要撕裂這片天地一樣。

    即使是尼泊爾號的起伏也很大。

    陳楚一眾人心里都有種預感,只怕幽靈船又要出現了。一眾人嚴陣以待,不敢有絲毫的懈怠。

    在零點的時候,史密達通過對講機告訴杰夫船長。

    幽靈船再次出現了。

    其實不用史密達來通知,史蒂夫,陳楚等人也通過射燈的掃射,也發現了幽靈船。五十米外的幽靈船正在朝這邊行駛而來。

    這幽靈船看起來就像是沒有任何動力馬達的漁船。但在這顛簸颶風浪之中卻平穩的很,而且速度快如閃電。

    當真是有如神助。

    陳楚凝重起來。

    逃避也沒有用,尼泊爾號在這樣的風雨里不敢全速前進。否則遇到突發狀況,根本來不及躲避。而幽靈船則來勢洶洶。

    五十米的距離,片刻就到。那幽靈船到了尼泊爾號的下方。陳楚一眾人冒雨來到甲板上看下去。

    這下將幽靈船看的真切了。

    幽靈船前面的甲板上出現一名黑衣女人。陳楚一眼看的真切,這女人正是那名攻擊他的黑衣女人。

    只是陳楚奇怪的是,這女人不是神魂嗎?為什么她這個身軀看起來卻是真人?

    黑衣女人抬起頭也看向陳楚,一瞬間,陳楚與這女人目光對視在一起。

    女人的眸子猶如大海深邃,暴雨打在她的臉蛋上,她的眼就如定海神針,讓一切都變的安寧起來。黑衣女人的臉蛋看起來才二十多歲,樣子美麗絕倫,鵝蛋臉。不過略顯蒼白。

    這女人在看到陳楚的時候,目光中綻放出森寒的殺意來。

    陳楚突然感覺到了一種升騰的危機。接著,黑衣女人忽然一凝神,朝陳楚一揮手。

    刷的一下!

    一道耗光閃過。卻是一只飛天蜈蚣彈射而來。這種飛天蜈蚣身有劇毒,而且朝陳楚的眼睛射來。

    陳楚立刻出手,雙指一夾。就如鐵鉗子夾住飛天蜈蚣。蜈蚣立刻被剪成兩段。

    但就在這時,飛天蜈蚣里飛出一道毫光繼續射向陳楚的眼眸。

    這是飛天蜈蚣里有一道黑衣女人的念頭。念頭帶著飛天蜈蚣飛上來。飛天蜈蚣一死,念頭便化毫芒攻擊。雙重殺招。

    陳楚頭一偏,便也躲開了這道毫光。

    同時,黑衣女人突然升騰而起。她腳下踩了一團黑色的云彩,直接飛了上來、這當真是騰云駕霧了。

    陳楚一眾人看的失色。

    陳楚心下大驚,怎么可能。這里根本沒有五行靈氣,這女人怎么可能會飛?難道這就是永恒的力量?

    陳楚想不通,他警惕的看向這女人。這女人全身寧靜中帶著肅殺。居然也是人仙中期的修為。

    “你是什么人?”陳楚忍不住問黑衣女人。

    “幽靈女魔。”黑衣女人張嘴吐出四個字來。

    她倒是很痛快,也不說自己是什么神啊,圣女的,就是女魔。

    隨后,幽靈女魔也不廢話,冷眼掃視陳楚,說道:“交出你那枚玉佩,我可以饒你們不死。”

    原來是為了安若素而來。陳楚立刻明白了。他又如何會懼怕這女人,冷哼一聲,說道:“做夢!”

    “找死!”幽靈女魔周身魔氣綻放,森然恐怖。陳楚護住軒雅,說道:“你們全部退開。”

    摩爾,杰夫船長這些人雖說有修為在身。但跟幽靈女魔和陳楚這種級別的人比起來,還是差遠了。攙和進來,只怕反而會添亂。

    眾人感覺到了幽靈女魔的可怕,便也紛紛退開。

    不過摩爾,杰夫船長,史蒂夫手上還是有槍的。他們在一邊擾亂幽靈女魔卻是可以的。

    幽靈女魔凝視陳楚,陳楚卻也不廢話。他決定不管這女魔有什么手段,他都要將這女魔粉碎。

    陳楚眼中爆發出入太陽光芒的精光,凌云大佛的氣勢轟然涵蓋而出。人如彎弓彈射,轟的一拳爆碾向幽靈女魔。

    幽靈女魔眉心中神光一閃,突然之間,奇怪的事情發生了。

    她的眉心里居然出現了一個白袍老人。這白袍老人和電視里的法術一樣,突然詭異出現,攔在了陳楚的面前。

    老人面色癡呆。

    陳楚不管三七二十一,一拳打向老人。

    就在這時,幽靈女魔喝道:“殺!”

    白袍老人突然圓睜雙眼,周身散發出恐怖的戰意殺氣來。奔騰萬里,宛若長河連綿厚重。

    轟!

    白袍老人對準陳楚就是一拳。

    大滅王拳!

    砰!

    陳楚與白袍老人拳頭對撞在一起,白袍老人立刻后退三步。陳楚的氣血微微散亂,他微微失色。這白袍老人的拳力相當厲害,里面有著一往無前的戰意。這股戰意才是最可怕的。

    陳楚一瞬間便也知道,這名白袍老人的修為只怕也是人仙。而且,白袍老人沒有思維,只有沖殺之意。就像是被打了興奮劑一樣。沒有恐懼,沒有猶豫,沒有思考,只知道殺殺殺。

    白袍老人被陳楚一拳震退,鼻孔流出血來。但他絲毫不在乎,爆吼一聲,閃電攻殺而來。

    一瞬間,白袍老人腿如風影,連環踢爆而來。

    空氣中發出震爆的響聲,猶如霹靂雷霆。

    陳楚眼神凝重,退后三步,看準白袍老人的腿影突然猛烈爆出一腿。疾風斬!

    砰!

    白袍老人所有的攻擊都被陳楚一腿化解,趁著這個空當。陳楚踏前一步,一拳轟殺向老人的胸口。

    如今陳楚的招很少用須彌印。而是直接一拳。這直接一拳的威力反而是恐怖而快速的。

    轟隆,雷霆爆響。

    白袍老人大喝一聲。“大滅王拳!”砰!白袍老人再度退出三步,耳朵也被震出鮮血來。可白袍老人很快又撲殺過來,力道絲毫不減。

    更可怕的是,這時候幽靈女魔也出手了。

    兩大人仙高手同時圍攻陳楚。幽靈女魔出手就是絕殺招血影連環爆殺。雙爪抓住數道駭人的殘影,爪風捏爆空氣,比利劍還要狠辣的斬殺向陳楚。

    白袍老人剛猛攻擊,幽靈女魔陰柔狠辣。這一剛一柔的連環捕殺,當真是絕了。

    陳楚瞬間陷入無窮危機之中,他連連后退。連續幾手龍爪手,昆侖蠶絲牽化解幽靈女魔的殺招。另一手又與白袍老人連連碰撞。

    本來陳楚對付其中任何一個都可以勝任,但這兩人的攻擊卻讓他無法逐一擊破。

    幽靈女魔攻擊更加猛辣。

    白袍老人吼聲連連,雷霆爆響。

    陳楚施展出渾身解數,多虧他的身法奧妙,這才幾次躲過必死之險。

    一旁的摩爾爆吼一聲,決定參戰。

    誰知就在這時,幽靈女魔大手一揮。一尊戰神突然出現,戰神手中戰戩狠狠刺向摩爾。力量比之如來修為還要厲害。摩爾自然不能像陳楚那樣,一拳就化解戰神。他被戰神連劈,躲得十分尷尬狼狽。

    史蒂夫與杰夫船長開槍朝戰神打來。但子彈打中戰神,戰神根本沒事。那子彈從戰神身上穿透過去。

    史蒂夫與杰夫船長無奈,又逮準機會朝幽靈女魔開槍。

    幽靈女魔靈活閃避,幾顆子彈反而朝陳楚射去。陳楚及時躲避,這樣一來,情況反而更加危險了。

    就在陳楚越發危險的時候,一旁的軒雅忽然手如穿花蝴蝶動了起來。鎮魂印,安寧印,心愿印,本愿印,彌陀印。

    軒雅并不是胡來,而是一直在捕捉白袍老人的氣息與情緒,她敏銳的發現白袍老人力量雖然很強。但是沒有真正的靈魂存在。于是她找準機會切入,手印展開。

    白袍老人立刻被軒雅的手印牽引,動作遲緩起來。

    陳楚逮準機會,砰!

    一拳擊中白袍老人的頭顱,白袍老人的頭顱被砸成粉碎。轟然倒地!

    鮮血飛濺!

    這甲板上,暴雨滾滾。激戰轟動!

    陳楚沒有了白袍老人的牽制,立刻有如神助。爆吼一聲,道:“賤女人,你拿命來。”

    面對幽靈女魔的爪功,陳楚也以少林鷹爪手對碰。砰砰砰!

    兩人爪風爆裂,撞擊在一起。陳楚陡然又化作如來法印。接著智慧大手印,極光須彌印。

    一連串的極限變化,剛猛,陰柔,招招都是兇猛大殺招。幽靈女魔那里能承受陳楚這般攻擊。論及打法,陳楚是當之無愧的天下第一。

    砰砰砰!

    幽靈女魔連連后退,便也在這時,幽靈女魔喝道:“戰神,殺!”

    那尊跟摩爾對抗的戰神突然消失。接著閃電出現在陳楚面前,一戰戩刺來。

    陳楚絲毫不懼,就是一拳轟殺。

    戰神立刻被粉碎。但卻也未幽靈女魔爭取到了時間。幽靈女魔閃電逃竄到了甲板護欄前,一個縱身跳了下去。

    陳楚閃電踏步追了上去,他還在考慮要不要追。接下來的一幕就讓陳楚傻眼了。

    因為幽靈女魔腳下出現一團黑云。這尼瑪,還追個屁啊!

    幽靈女魔漂浮在空中,面對陳楚,怒聲說道:“卑賤的人類,你膽敢毀殺本尊的傀儡神,你死定了。”

    陳楚冷笑一聲,說道:“有膽你就來。”

    幽靈女魔恨恨的看了眼陳楚,接著,直接落入幽靈船上。幽靈船快速消失離去。

    幽靈船一共對尼泊爾號發動了三次攻擊。每一次攻擊都讓陳楚一眾人不能輕松。

    第一次的水猴攻擊,陳楚差點死了。是安若素救的。

    第二次的巨獸攻擊,安若素差點出了意外。而陳楚若不是安若素有太古魔蚊的吞噬技能,現在也被困死,船也會被巨獸毀掉。

    這第三次,若不是軒雅找到漏洞。陳楚只怕真要死在夾攻之下。

    很顯然,幽靈女魔不會這么輕易的放棄。卻不知道她醞釀的下一次攻擊,眾人又要如何化解。

    令陳楚頭痛的是,這幽靈女魔可以天上地下里自由馳騁,想要將她殺死很難。自己一眾人只有在這里等著當靶子的份兒。

    陳楚與軒雅先回房間換上了干凈的衣服。接著是杰夫船長一行人回房間換洗。這幾天的折騰,讓每個人的精神都是高度緊張。

    不過通過幾輪對戰下來。杰夫船長一行人對陳楚的能力是大大的佩服了。海上的噩夢幽靈船被三次擊退。這讓杰夫船長他們覺得,幽靈船也沒有傳說中那么恐怖。

    陳楚和軒雅來到大廳里時,凱拉還在守著。她全身濕漉漉的,衣服貼著身子,將她玲瓏的身軀完美的展現出來。

    “凱拉,快去換衣服吧,小心著涼了。”陳楚與軒雅走上來,陳楚關切的說道。

    凱拉回頭一笑,她說道:“我是練武的人,身子骨強著呢。”

    軒雅笑笑,說道:“不管怎樣,濕衣服穿在身上也不舒服嘛。”

    凱拉便也不再多說,轉身去了。

    待凱拉走后,陳楚坐在椅子上,他看著外面一片黑暗。暴風雨一直在持續。

    這時候才凌晨兩點,離天亮還有很遠。

    陳楚沉思著。

    軒雅看在眼里,她坐在了陳楚的身邊,問道:“你是不是在想,為什么幽靈女魔可以飛?”

    陳楚點頭,說道:“我對神魂的了解還是有些全面的。人自己的神魂是不能托起自己的身體的。就像一個大力士,他不可能提起自己。再則,身體滾燙,神魂如果沒度過雷劫,是很難長期把持住身體的。”他頓了頓,說道:“但我與幽靈女魔的神魂交鋒幾次,覺得那神魂也就是幽靈女魔。”

    軒雅沉吟著說道:“剛好這方面我研究的也有些多。我倒是可以給你提供幾點參考。”

    陳楚現在對軒雅的智慧還是很相信的,眼睛一亮,道:“你說。”

    軒雅說道:“我剛才聽到幽靈女魔說過,只要你交出你的玉佩,她就放過我們是不是?”

    陳楚說道:“沒錯。”軒雅繼續說道:“你的玉佩里是那位精靈。精靈之前與女魔交鋒過對不對?”

    陳楚說道:“對的。”

    軒雅說道:“你先讓你的精靈出來,我有個問題想問。”

    陳楚見杰夫船長等人還沒來,便讓安若素出來。

    軒雅的視覺很獨特,因此便也看見了安若素。

    她說道:“小妹妹,我有個問題想問你。”安若素卻不太給軒雅面子,冷淡的看了眼軒雅,并不答話。

    陳楚不由苦笑,說道:“素素,不要這么沒禮貌。”

    安若素見陳楚開口,這才不情愿的哦了一聲。

    軒雅也不介意,她開口問道:“你去那黑衣女人交手的時候,發生過什么事情?”

    安若素稍一沉吟,然后說道:“她將我的十枚念頭吞走了。”

    “是毀掉了,還是奪去占為己有了?”軒雅問道。

    安若素語氣里不可避免的帶了得色,說道:“是奪走。我的念頭沒人能毀掉。”

    “好,我明白了。”軒雅看向陳楚,說道:“幽靈女魔奪走了素素的念頭,我假設一下,素素的念頭很獨特對不對?”

    陳楚點頭,同時讓安若素進入玉佩里。

    軒雅說道:“因此,幽靈女魔發覺了素素念頭的好處。她愿意為了素素的念頭,不顧之前的誓言,愿意放我們一馬。但凡見過幽靈船的,沒人能活著。而幽靈女魔卻為了素素的念頭,愿意打破這個規矩。那么這也說明了一個問題。幽靈女魔可以將她人的念頭據為己有。這就很好解釋了,她所釋放的戰神,以及那團黑云,只怕都是將別人的念頭奪來,煉化成了自己的念頭。因此她可以遨游天地。”

    軒雅說到這兒,繼續說道:“還有,幽靈女魔長期用雷電之水淬煉念頭,雖然沒有正式度過雷劫,但念頭里只怕也是充滿了純陽之力。”

    “煉化別人的念頭,然后給自己用。”陳楚陷入了沉思,他突然想起來那名白袍老人的出現。白袍老人是藏在幽靈女魔的眉心里。

    這里沒有五行靈氣,眉心里如何藏這么一個大活人?

    陳楚忽然想起一件事情來。

    一次雷劫的念頭可以念頭純陽。而兩次雷劫的念頭可以一念一世界。一個小小的念頭里就是一個小空間。

    難道幽靈女魔的念頭是兩次雷劫了?

    不可能。陳楚很快否定了這個想法。

    兩次雷劫的念頭,強大到可以瞬間滅了自己。那中千世界里的血神何等的厲害( 中南海保鏢在都市:梟雄 http://www.naivef.tw/0_608/ 移動版閱讀m.0ds8.com )
爱彩网爱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