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岸線文學網 > 都市小說 > 最強邪醫 > 第五十第三章 跟我唱雙簧呢
    天蒙蒙亮的時候,董蕓便來到了酒店。治病救人的事,醫生永遠不急,可是病人心急如焚呀,她本來希望陳風好好睡一晚,養精蓄銳。誰知道剛一進門,她就見到陳風醉眼迷蒙的樣子,明顯是喝了整晚的酒,根本就沒有睡覺!

    “陳醫生,您這是?”董蕓實在不知道說什么好了。

    “董小姐來的真早,我們這就去醫院吧。”陳風渾然不覺自己醉醺醺的樣子,讓人感覺多不靠譜。

    “您整晚都沒睡,又喝了酒,千萬不要勉,我們明天再去醫院也不遲。”董蕓雖然心急為女兒治療,可是見到此景此景,也是無可奈何了。

    “我只是小酌了一下,不妨事的。”陳風一副輕傷不下火線的架勢。

    “陳醫生真的不妨事?”董蕓當然不相信,醉成這樣還叫小酌?還可以治病救人?可是,不得已的苦衷又讓她想要試試。只因為老爺子并不知道陳風昨晚被綁匪劫持。如果陳風今天不到醫院,老爺子一定會產生懷疑,不提治療不治療的,先過了老爺子這一關再說。

    “我真的不妨事。”陳風自信滿滿的說道,不就是小酌了一下嗎?只要他一息尚存,就忘不了怎么治病。

    “那好,我通知沈醫生,您先喝一杯茶,醒醒酒。”董蕓最終還是下定了決心。

    “不用叫她,她連續兩晚都沒有睡過,昨夜又被綁匪嚇的不輕,這一躺下,不睡上十多個小時醒不來的,讓她繼續睡吧。”陳風下意識的掃了一眼臥房,董蕓的到來也沒有吵醒冰女神,可見冰女神是真的困倦極了。

    董蕓本來就是邀請的陳風,對此自然是沒有意見的。只不過,她又聯想到陳風身上。陳風和沈冰可是同路,沈冰兩個晚上沒睡,陳風還不是一樣!

    確切的說,陳風是三個晚上沒有睡覺了,因為昨夜陳風也沒有睡覺,而且還喝了整夜的酒,估計都神志不清了,這樣還可以為女兒治療?

    董蕓聽說有一種人,喝的越醉越精神,鬧的越歡,這種人俗稱酒瘋子!

    她觀察了一下陳風,只是有些醉眼朦朧,卻不見有多疲倦,言談舉止也屬正常,不像是在耍酒瘋呀。

    “上路吧。”陳風已經走到了門口,見她還停在遠處,于是催促了一句。

    “您就這樣去醫院呀?”董蕓當真是哭笑不得。

    “怎么了?”陳風審視了一下自己,貌似沒有什么不妥呀。

    “時間還早,您先洗漱一下,最好換一身衣服。”董蕓在外事部門工作,最注重禮儀細節。她不是強求陳風穿著有多莊重,至少得有個醫生的樣子呀,至少不可以滿身的酒氣吧?她可不敢讓陳風這個樣子去見老爺子!

    在她的英明領導下,陳風先是來到洗手間,從頭到腳收拾了一遍,洗漱之后又嚼了一塊口香糖,這才勉強過關,二人隨即上路。

    前往醫院的路上,她一直在觀察陳風的狀態,交代注意事項,來到病房門外,她仍然放心不下,在陳風身上嗅了嗅“身上的酒味勉強散的差不多了,等下進了病房盡量不要說話,別讓老爺子聞到你嘴里的酒味。”

    陳風使勁的點點頭“明白。”

    “還有,您被綁匪劫持的事,我沒有告訴老爺子,拜托您幫忙保密,千萬別說漏了。”董蕓抓緊最后的機會面授機宜。

    陳風有那么不懂事嗎,該辦的事,董蕓都幫忙辦好了,他何必提那些破事,讓人家老爺子心煩。不過,他倒是被董蕓緊張兮兮的樣子逗樂了,故意裝作為難的說道“董小姐,你這是伙同外人,騙自家的公公啊,我這個人不懂說謊的。”

    董蕓當下俏臉一熱“我們不是說好的嗎?那件事不要告訴老人。我不是故意要欺騙他。老爺子年紀大了,經受不起刺激可,遇到著急上火的事,大家都是盡量瞞著他。我也不是讓您幫忙說謊,您只要不提這事就行,剩下的交給我來辦。”

    “原來是為了老爺子的健康考慮,好吧,我一個字也不會說出來的。“陳風見好就收。

    董蕓是何許人也?任憑他縮得再快,還是立即就醒悟了過來,這小子分明是挖苦她呢!不過,她明知道陳風在挖苦她,也不敢把陳風怎么樣了,只是偷偷的將陳風白了一眼。

    守在門口的警衛,見到這樣的一幕,也是有些忍俊不住。不就是隱瞞首長嗎?這種事他們見多了,早就見怪不怪了。有人敢挖苦董蕓,他們還是第一次見識到。

    病房里,唐笑笑半躺在病床上,盡管身體仍然虛弱,她的氣色恢復了很多,從前,即使在她醒來的時候,人也是昏昏沉沉的,可是現在,她顯得神采奕奕。

    守在病床邊的唐國立笑逐顏開,孫女的恢復,他看在眼里,喜上眉梢。昨天中午他就得到內幕信息,孫女的病情并無大礙,很快就可以痊愈,痊愈之后只要定時服藥,就可以像常人一樣生活!

    唐國立迫切想要見到孫女的痊愈,可是醫生卻遲遲不到,他又是心急起來。正當他心急如焚的時候,陳風終于現身了。

    唐國立騰的一下從座位上彈了起來,迎到門前“陳醫生,您來了。”

    董蕓可不敢讓陳風張嘴說話,手疾眼快的扶住老爺子“爸,您動作慢點,小心摔著。”

    “我還沒有老到那種程度。”唐老好歹是槍林彈雨中闖過來的,雖然說歲月不饒人,還不至于走路摔跟頭。

    董蕓淺笑不語,反正她是把老爺子給擋住了,

    “昨天陳醫生離開醫院以后,我們聯系過您,可是聯系不上,您沒遇到什么事吧?”唐國立一上來就問到一陣見血的問道。

    董蕓早就編好故事,連忙又是搶答道“陳醫生以前就在這家醫院上班,在這里有很多同事,昨晚他和以前的同事聚會去了。”

    “你和陳醫生一起去的?還是半道上遇見的?昨天晚上你為什么找不到人?”唐國立可是政工出身,豈是容易欺騙的?

    董蕓有些心虛的解釋道“我早上見到陳醫生的時候,向他詢問了一下昨晚的事,是陳醫生告訴我的,不信您問陳醫生?”

    陳風連忙配合的點點頭,來醫院的路上就應承了董蕓的,一切行動聽指揮!

    唐國立還能看不出這兩個人的貓膩?這二人分明是串通好了,跟他表演雙簧呢!而且他還知道,主謀一定是他的兒媳!他向著董蕓虎目一瞪“別杵在這妨礙我們說話,沏兩杯茶來。”

    別看董蕓在外界呼風喚雨的,在唐老爺子的面前,她絲毫不敢造次,像個小丫鬟似得,乖乖的沏茶去了。

    唐老本來就無心拆穿兩人,初次見到陳風的時候,由于他的心情太差,禮數方面不夠周到,他想把禮數給補上。偏偏兒媳橫攔豎阻,不讓他和醫生說話,這不是讓他著急嗎?

    打發走搗亂的兒媳,唐老熱情的招呼道“陳醫生,您快請坐。”

    &n

    sp; “老爺子不用客氣,叫我小陳就好了。”陳風一如既往的寵辱不驚。

    老爺子!病房中的保鏢和醫護人員,當場把下巴摔了一地!剛剛端著茶具返回的董蕓,腳底下一個踉蹌。

    所有人都在心底嘀咕,這小子以為唐老是什么人?蹲在路邊下棋的老大爺?

    華夏文明博大精深著呢,身份不一樣的人,稱呼也截然不同,唐老這種身份尊貴的老者,與他有隸屬關系的人,將他稱為首長。倘若不存在隸屬關系,則是稱呼他為唐老,或者唐公!

    “怎么了?”陳風也是察覺到氣氛有些詭異,可是他卻想不到問題出在哪里。老爺子這個稱呼,他是和董蕓學的,他還以為大家都這么叫呢。陳風哪里知道,只有唐家子弟這樣稱呼唐老,而且只是在私下這樣稱呼,沒人敢當面這樣稱呼唐老的。

    董蕓放下茶具,剛要為陳風解釋一下,華夏文明的博大精深!卻是被唐國立用眼神制止。唐老也好,唐公也罷,不過是世俗的禮節而已,唐國立對那些虛禮并不待見。他到是很欣賞陳風的率真。他覺得,老爺子這個稱呼挺好的,挺親切的。

    雖然只是第二次見到陳風,他卻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仿佛和陳風相識了很久,這幾個月來,他無數次的和孫女提起陳風,只為了讓命懸一線的孫女不要放棄希望,讓孫女繼續堅持下去!而陳風這個名字,又何嘗不是他的希望。

    正是由于還有陳風的存在,他還可以繼續為孫女戰斗,而不是單純的等死。

    天從人愿,老天讓他找到了陳風,陳風也沒有令他失望!

    面對這位唐家的恩人,唐老的語調都有些失聲“沒怎么,陳醫生快請坐。”

    本來,陳風從來不和病人家屬接觸,誰讓他被董蕓破了金身呢,事到如今,他也不好駁老人家的面子,只好順勢坐了下來,用醫生的身份聊道“老爺子,您一直守在醫院呀?”

    唐老猶如一位平凡的退休老人,呵呵笑道“是呀,孩子們都要忙工作,家里只剩下我一個閑人,我不來不行呀。”

    “醫院有專職護士,不需要家屬來照顧病人的。”陳風解釋道。

    董蕓和唐家的人也不止一次的勸過老爺子,讓他不必親自守在醫院,醫院本來就有醫護人員,再不濟,唐家還有年輕人呢,派誰來,也輪不到老爺子親自出馬呀?話題既然說到了這里,董蕓也出來敲邊鼓,勸老爺子回家休息。( 最強邪醫 http://www.naivef.tw/0_614/ 移動版閱讀m.0ds8.com )
爱彩网爱快乐时时彩